教育助手网上办公视频云平台教育微博
今日天气:
您目前的位置:首页>教师风采>正文

十佳美德教师——实验幼儿园徐志辉老师

    作者:陈艺敏来源:发表时间:2017-08-29阅读次数:5043    打印 关闭   

她,似一缕春风,徐徐而来,抚过棵棵稚嫩的禾苗,唤醒朵朵娇弱的小花;

她,大善若水,润物无声,用真爱,赢得孩子和家长的无限信任,“妈妈老师”的美名辉映好水苍山!

 

 

徐志辉,播撒幸福种子的“妈妈老师”

——记实验幼儿园徐志辉老师

一个执念,幼教园里前行廿五年

“幼儿教师,意味着什么?”

“它意味着对孩子的启蒙,意味着在每个孩子的心灵里种下一生幸福的种子!”

这是廿五年来,指引徐志辉前行的执念,也是县实验幼儿园的核心理念。

今年44岁的徐志辉,是缙云县实验幼儿园副园长,曾被评为市师德标兵、市明星教师、市教科研先进个人,县第七届幼儿教育教坛新秀、县工会先进工作者、县优秀共产党员,还被中国学前教育研究会吸收为会员

1993年参加幼儿教育工作以来,她先后在新建小学学前班、县实验幼儿园任教,从普通教师、班主任,成长为段组长、副园长。

在平凡的工作岗位上,她情系幼教,心系幼儿,以实际行动忠实诠释幼儿教师的天职,用无私的童心走进童心,用执着的爱心在孩子们心中播下幸福的种子,也收获了令她温暖一生、自豪一生的幸福称谓:“妈妈老师!”

一声“妈妈老师”,道尽孩子心声

最先叫徐志辉“妈妈老师”的孩子叫枫枫。枫枫是个单亲家庭的孩子,敏感、忧郁、孤僻,寡言少语,常因思念母亲而独自流泪,表现出与年龄极不相称的老成。徐志辉了解情况后,不定期邀请班里的孩子和他一起外出活动。河滩上,她带领孩子们和枫枫一块玩寻宝游戏;草地上,她鼓励枫枫与大家一起放风筝。每逢节假日,她还时常把枫枫带回家,让自己的女儿陪他看书跟他玩,使枫枫感受家的温情,母爱的温暖。半个多学期的坚持,枫枫渐渐变得开朗、乐观、合群了。一次课堂活动中,平时很少发言的枫枫,竟然跳着小脚丫,情不自禁地喊“妈妈老师,让我说让我说!”

自此,年复一年,“妈妈老师”,不但成了徐志辉的专享称谓,而且还是孩子们多年后依然念念不忘的牵挂。

一件特殊礼物,叫人热泪盈眶

格格,是徐志辉印象中最深刻的一个孩子。他聪明机灵,语言能力特别强,上课总是抢着发言,但是身体比较单薄。那年冬天,他妈妈每天都让他带一保温杯汤药到园里来,说在家怎么哄都不肯喝,希望徐老师帮忙。徐志辉总是不厌其烦地跟他讲道理,鼓勇气,格格从一开始的讨价还价喝一小口,到后来自觉一口气喝完。身体慢慢壮实了,对徐志辉的依恋也与日俱增。

一个雨天,徐志辉和配班老师家访到格格家。刚巧格格和妈妈从超市买东西回来,格格拿出一些小零食与他们分享。突然,格格问妈妈:“妈妈,你是不是把你的最爱藏起来了呢?我要送一件给妈妈老师当礼物!”说着,不顾妈妈劝阻,从房间里拿来了一件叫格格妈妈满脸尴尬,让几个老师感动得热泪盈眶的礼物——一包女性专用品卫生巾!因为在超市选购东西时,格格曾问那是什么,妈妈说那是她的最爱。

一年后的除夕夜,已经读小学一年级的格格给徐志辉打来一个电话:

“妈妈老师,快到阳台来,我要放烟花给你!祝你新年快乐!”

“谢谢格格!可是,老师住在老城区,不一定看得到呀!”

“看得到,一定看得到的,最漂亮的那个烟花就是我放给妈妈老师看的!”

听着格格稚气而热情的声音,徐志辉忍不住捂嘴嚎啕……

一样坚持,唯愿地久天长

实验幼儿园新园区建成后,徐志辉身兼数职,既是工会主席、分管业务的副园长,又是片区园长,负责五云、东方等乡镇民办幼儿园业务指导,还是老园区负责人,同时还兼任一个班级的主要课程。

多少次,她放弃了休息日;放弃了陪伴正读中学,难得回一次家的女儿;放弃了与经营着农场,难得有空闲团聚的丈夫。为了拍摄幼儿园特色专题片,她含泪辞别正在手术台上的老父亲;为了完成课题中期汇报,虽得知孩子腿部受伤,依旧坚持汇报完毕,才匆匆赶赴医院;在评省一级幼儿园的日子里,她绑着护腰,瘸着腿,白天跟班,晚上整理台账到深夜;片区交流和各类家长活动在园内园外如火如荼地开展,组建了家庭教育讲师团,成立了“幸福力”家教咨询中心和“熊爸”俱乐部。2016年以来,累计开设业务论坛和家长讲座25场,参与人数达6000多人次。

有人费解,都年过不惑,很快知天命了,还这样辛苦到底为的是什么,甚至有闺蜜调侃她是“家、业不分的女神经”、“孩子们的妈妈老师,自己女儿的陌生人”。徐志辉不以为然,却又正色庄容地说:“还有什么比当那么多孩子的妈妈老师更幸福与自豪?我觉得,每一个孩子都是从天堂降落的天使,从父母手里接过孩子的那一刻起,就肩负了在孩子心底播下一生幸福的种子的重要使命!”